张学良台湾软禁秘闻:数十年如一日的裸睡

  许多历史学者说张学良是在大陆戒掉鸦片,再去欧洲游历,不过张学良告诉专勤组,他是在英国戒掉毒瘾的;由于之前的渖阳事变,东北军奉命采不抵抗主义,张学良赴欧时期(民国廿二年),诗人马君武写了首诗,“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最当行,温柔乡是英雄冢,那管东师入渖阳…”对张学良的伤害极大。然而,张学良游欧只是对外的说词,实际上他是去戒毒并洗心革面。

  张学良晚年视力不好,已不看书,偶尔与亲戚打打麻将,打的是港式十一张,麻将也是特别订做的,每张牌都很大,如扑克牌般大小,才能看得清楚。当年麦当劳刚引进台湾时,夫妇打牌遇到吃饭时间,有时会叫家管买汉堡或披萨。

  至于赵四小姐,本来烟抽得很凶,后因癌症开刀后即戒烟。赵四信教很诚,经常读圣经,并把读经心得印成小册子,但只送不卖,唯与张学良的相处,赵四较强势些,也不喜欢张学良交太多朋友,这对生性开朗的张学良而言,也算是种“管束”,但夫妻感情非常好,相知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