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前。我在富国派出所刑警大队报了个电信诈骗案23万。他们刑

  一个月前。我在富国派出所刑警大队报了个电信诈骗案23万。他们刑警不侦破?却把案子上报了市局信息平台

  一个月前。我在富国派出所刑警大队报了个电信诈骗案23万。他们刑警不侦破?却把案子上报了市局信息平台

  一个月前。我在富国派出所刑警大队报了个电信诈骗案23万。他们刑警不侦破?却把案子上报了市局信息平台。说是案犯在外省。他们无能力。我问市局谁负责此案?他们说他们也不知道?现在...

  一个月前。我在富国派出所刑警大队报了个电信诈骗案23万。他们刑警不侦破?却把案子上报了市局信息平台。说是案犯在外省。他们无能力。我问市局谁负责此案?他们说他们也不知道?现在案子好象被放置一边。没人查了?他们做的对吗?我该怎么办呢?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首先,刑事案件“久侦不破”是普遍现象,可能是公安机关的办案态度问题,也可能是技术问题,即案件确实无法侦破——无法侦破的案件实践中确实是大量存在的。公安机关内部有个术语叫“挂起”,就是指把无法侦破的案件存档,其实就是不办了。所以,除非你有明确的证据证明公安机关是可以侦破案件而故意不侦破,存在渎职行为,否则几乎没有办法维权。即使你找到上级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他们最多可以向办案单位发出询问或立案建议,但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其次,电信诈骗确实太麻烦了,麻烦到公安机关不爱办这种案子。我前段时间就刚办完了一个电信诈骗的案件。电信诈骗取证极其困难,甚至存在嫌疑人完全认罪,但你就是找不到旁证的情况,这样一来不能单凭口供定罪,就只能做证据不足无罪处理了。而且,电信诈骗的案件的嫌疑人普遍都集中在南方的一些农村地区,这些农村往往全村从事电信诈骗活动,就是一个严密的堡垒,公安机关去办案抓人阻力极大,按办案干警的说法,我们感觉自己就像抗战时进村的鬼子似的。取证困难,抓人困难,案件侦破难度极大。实践中,除非是案情特别重大而受到公安部或省厅督办,或者是当地主要领导的亲属被害,否则公安机关很难对这种案件立案侦查;而进一步来讲,因为前面说的关系,就算是立案了,想破也很难。我们的干警在广西办案的时候就遇到了一个地方公安局副局长亲自带队的办案组,他们都在那待了一个月了,也没有丝毫进展,这个副局长说这个案子是他们当地一个副市长的亲戚被骗了,所以不得不立案;可是现在也没有进展,他们也就是尽个力,给领导一个交代罢了。更多追问追答追问听你的语言好象是公安。我不想听案例。你说的是别的案情。案子要就事论事。我的案子简单。按电话号码来说是广东深圳市的。名字我不知。联通不告诉我。但肯定是用身份证办的。我们没法查。节二微信支付绑定的银行卡。警方可以查。8月13日我通过微信红包给她打过款。一查银行卡。她的身份马上出来。绑定的手机号也能一出来。按地址抓人即可。我都可以破案。让你们整的真麻烦追答我是检察院的。

  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从办案的角度来说,你确实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说句不好听的希望你别生气,你这就是外行的观点。这些犯罪嫌疑人要是这么好抓的话,电信诈骗现在就不会这么猖獗了。每个案件的具体情节固然不同,但同类型的案件总有共性的问题在其中。

  先说电话号码的问题。虽然国家最近大力推进手机实名制,但非实名的手机太多了,比如我自己现在用的手机号就是10多年前办的,非实名。今年315晚会还曝光了某地联通公司为了业绩大量办理非实名的电话卡,而这些电话卡流向了哪里了?所以就算根据手机号查出的也只是登记者的身份,而不一定就是犯罪嫌疑人的。

  银行卡和手机卡道理类似。如果骗你钱的人真的是宾阳的诈骗惯犯,那么这帮人每个人手里至少都有上百张银行卡,全是其他人身份的。从你手中骗去的钱只要一个小时就可以在几个账户里转账,然后再由专门的人去ATM取出现金,你就算查出了现金流,也很难锁定嫌疑人。

  说句心里话,你要是真能提出侦破电信诈骗案件的有效方法,我真心的感谢你,但请不要提这些外行的意见。追问我跟你说微信支付是去年12月份才上市的。只能绑定自己的银行卡。才能提现。8月13日她生日。我给她发100元红包。她己提现。证明是她的银行卡。即使她做的巧妙。是用别人身份证办的。但银行卡必须绑定手机号。否则提现时。要向手机要动态密码。一分钟输不进去。提不了款。所以手机号是真正开机而且在她身边。只要开机。手机号知道。就能定位人的位置。现在私家侦探都能做到。是我外行。还是你业务不精?是否没用微信提过款。你试一下。就知道我说的过程追答我们检察院只是审查公安机关提供的证据,而不做技术侦查业务,所以技术问题我确实不太了解,但我不觉得你说的这些是问题。

  提现的行为不能证明银行卡就是他本人的,你没有用过别人的银行卡取钱吗?这很正常。

  至于绑定也不是问题。打个比方,我有一张A的电话卡,和一张B的银行卡,我就可以将两者绑定,到时候我用B的银行卡进行操作的验证信息,都会发送到我已绑定的A的电话卡里,被我掌握。这有什么技术障碍吗?嫌疑人不可能绑定他自己的手机号啊,只要是一个在他手上掌握的手机卡就行,这个卡只要插在手机上,接受信息也没有问题啊。

  总之,不管什么技术手段,都只能查到参与这个犯罪的电话卡和银行卡的登记身份信息,在个人信息保护和手机卡、银行卡实名制得到严格贯彻之前,是很难讲登记信息与电话卡、银行卡的实际使用人关联的,也就是说你用私家侦探也只能找到信息登记者,而非实际使用者。

  你说的这套侦查方法,只能用于抓到犯罪嫌疑人后再反查他的资金流向以落实证据,想通过这个方式锁定嫌疑人是不可能的。实践中公安机关也没有这么办案的。

  实践中公安机关破获的电信诈骗案件,绝大多数都是用钓鱼的方法。具体来说就是公安机关通过技术手段锁定可能涉嫌诈骗的嫌疑人,再通过与其交流确定他的犯罪事实,在通过技术手段确定他的位置,最后实施抓捕;至于被害人信息,都是抓到嫌疑人后,再根据他的作案痕迹,反向走访确定被害人来确定的。传统的那种发案再破案的被动办案模式在电信诈骗犯罪中几乎无法奏效。追问没想到,我偶尔一问?碰上一位专家。回答很详细。很专业。我认为追答我知道我的答案肯定会让你不快,但我不希望你为了一个希望不大的案件浪费时间和精力。你既然报了案,公安那边就会挂着,如果以后公安通过别的线索抓到了嫌疑人,对上了你的案子,你的案子就破了。应对电信诈骗,最好的办法还是提高自己的警惕性,不给骗子机会。希望你生活顺利。追问我明白了。你们对这个案子的作法就是挂着不侦破。说白了。就等什么时候。犯罪人自投罗网了。你们就说破了。对吧我是不知道骗子的真实身份。假如她是宾阳的。我也敢去找她去。我倒要看看这个警察都带不走人的地方是什么样的?追答第一,不是不侦破,而是确实破不了。

  第二,不是等犯罪嫌疑人自投罗网,而是希望等他在别的案子中被捕。这种骗子都是惯犯,肯定会再作案的,夜路走多了肯定遇到鬼。

  第三,为了你的安全起见,我线频道曾经做过几期节目就是讲宾阳诈骗村的事情,你看看就知道了。但如果你确实想见识见识的话,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去看看也行。我给你讲一个公安干警给我介绍的情况:整个宾阳县只有一家宾馆,别的都开不起来,外地公安要来宾阳办案必须住这家宾馆;而只要警察一登记,这个宾馆的人知道了警察来自哪里,就会给附近的村子打电话,告诉他们最近做了这个警察所在地区的案子的人最近注意点。就是这么嚣张。

  我看你称呼骗子的时候一直说“她”,看来你认为对方是女性,但你敢确定这一点吗?我告诉你,实践中利用微信实施诈骗的犯罪分子一般都会伪装成女性,他们会用美女照片作为自己的头像,说一些特别文艺的话作为留言等方式来伪装女性,吸引被害人将他们加为好友,进而实施诈骗。而就我所经办的案件来看,我还从来没见过女性嫌疑人的。公安的同志告诉我,加微信好友的时候,除非你明确知道对方的身份,否则不要加那些莫名其妙的,特别是用美女照片当头像的人,这些人往往就算不是骗子,也是那种发布广告的微商。追问这个电话我去联通曾查过。是广东深圳市内的一个身份证办的。联通的熟人坐月子。所以别人不敢告诉我名字。但肯定是实名制。我想可能假身份。我就没往下详查宾阳的QQ诈骗方法略有所闻。宾阳县的石村整个村子都以此谋生。警察都无法坬人。我都知道。我感觉我这案子不像。难道是他们又换新花样?我上道了。不过能使警察犯晕的案子肯定是有组织。团伙犯罪不是一个女的能操作的如此不留痕迹。有点意思追答我不反对你私人调查,但请注意安全。

  诈骗团伙的作案手法是层出不穷的,而舆论公布的都是过时的。QQ诈骗这个手法报道的时候就已经过时了,当时都没人用了,警方才提供给媒体报道。追问我一直都在努力地查访。动用了很多朋友。我一直试图落实她的真实身份。她的身份证号或者她开机的手机号。我有技术所定她的位置。我们俩也算有缘?不知你有何高见能让我快速查出她的真实身份或者开机的手机号?我定当登门致谢是不是你们警察从我一报案起。心里就认定这是个宾阳电信诈骗。查也无结果。只好挂起追答倒不是说一开始就认定是宾阳犯罪团伙的,宾阳团伙只是名气大而已,要说作案最大的还轮不到他们。但就像我前面说的,这种电信诈骗案通过传统的报案后再破案的办案模式基本无法办理,因为被害人所能提供的线索只能查到手机卡和信用卡的登记人身份,而做这种诈骗案的嫌疑人绝不可能愚蠢到拿自己真实的身份证办理的手机卡和信用卡去作案。公安机关如果负责任的话可能会联系通讯公司和银行查一下你提供的线索当事人的身份,确认该人没有作案嫌疑后,线索就断了。

  所以你报案的信息,通常会挂起存档。这类案件,公安机关往往采用主动办案的模式,也就是说不依靠被害人报案,而是通过技术手段查找嫌疑人并进行侦查;如果抓获了嫌疑人,公安机关就会回头查找存档的报案资料,从中核实系该嫌疑人作案的案件,作为指控犯罪嫌疑人的证据。

  至于查找嫌疑人的技术手段,恕我无法帮到你。公安机关的办案方式是机密,我不能告诉你;而就算告诉你也没用,你不可能有那个技术手段和社会关系。追问明白了。你是说我查也可能查不出什么?根椐你的所说。公安机关会主动办案。但是我去派出所跑了几趟。西南路分局也折腾几回都说此案没人负责。我天天心急如焚。自己想查。很多时候会碰壁。涉及个人隐私与公民信息。难度很大。别人又向我催款。我真有点快挺不住了追答说没人负责应该就是挂起了。主动办案是指,不根据被害人报案而办案,而是由公安机关主动查找线索办案。打个比方,有人报案自己被盗了,公安到案发现场提取证据,顺藤摸瓜找到嫌疑人,这就是传统的被动办案的模式;而主动办案就是指,公安机关在没有接到任何报案的情况下,就看到某一个人长得像小偷,然后就对其进行侦查,结果发现他确实是小偷,然后根据他的供述,发现以前接到过的一些报案的案件都是他做的。

  不是说可能查不出,而是肯定查不出。你唯一的可能就是查出她取现的账户,然后想办法获取其在银行取款时的监控录像,如果他取钱的时候没有做好伪装措施的话,那么你有可能根据他的体貌特征以及取款地点锁定取款人的身份,然后在跟踪侦查取款人,找到指示他取钱的上线。因为一般情况下诈骗犯本身不会自己去取钱而是安排专门的人去取钱,这样即使取钱的人被公安机关锁定或抓捕,诈骗犯本人也有机会逃脱处罚。追问你说的方法公安机关能完成。我完成不了。我现在正在做让朋友加她微信调取她的车子的车牌号。或者房子的具体位置。我不相信她的车子。与房子不是用她身份证办的。现在她把我从她微信里删除了。我想让我朋友加她试试看追答其实我说的办法公安都很难做,只要取款人老练一点,做好伪装,线索就断了;这个方法也是碰运气,寄希望于嫌疑人犯错。

  微信号是和手机号关联的,你要是有好几个手机号的话,也可以有好几个微信号。

  我前面说了,电信诈骗之所以难查,是因为嫌疑人用他人身份证登记的手机卡实施犯罪。微信如何关联他的车牌和房子呢?你是说他的微信里有显示他本人车牌和房子信息的照片吗?如果他真的在作案的手机微信号里上传自己真实的车牌和房子信息等个人真实信息,那他就太愚蠢了。

  我觉得希望不大,不过有可能的话就试试吧。追问对!她的微信里有她的车子与房子。也有她出去时和她朋友聚会的图片都是动态的不可能作假。当初就是这些图片。我才放松紧惕。取信于她。不知她现在删了没有如果看了我的提议。有异议请答追答不排除其为了获取你的信任故意制造这一切的可能性。我始终很难相信,一个有计划地骗取了你23万的人,会愚蠢到在作案的微信号中留下明确的个人信息。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作案的人是个团伙中的下线新手,之前的作案是团伙的核心成员指示其实施的,而在作案手机中留下个人信息则是他个人的幼稚行为。

  是个线索,值得跟进。追问祝你国庆节快乐我想回。国庆节假完。我是否可向富国刑警大队申诉我的建议。请求他们重新调查此案。如果他们再拒绝我的申请。可以向检查机关告他们的不作为行为吗?如看到我的提问。麻烦请答?请问?下一步我该如何操作。我不知您在检查院的职务?我反映的问题属于您管辖范围吗?如果不属于。我该怎么做?能使我的案子尽快破获?劳烦您告之为什么沉默?难道我反映的问题你不管呗?抑或你认为网络反应的问题不真实吗?派出所的刑警告诉我信息平台的案子你们都可以查阅。难道你们检查院视而不见。坐视不管吗?你怎么不说话。怕担责任吗

  这是她微信给朋友过生日的动态照片。我仅收藏一张。我说的不是假的可以打开她的微信详细了解。警察有权调出她的银行卡及手机号。你们调出这些资料。我负责收集她的房子。车子以及好友的资料。我也可以通过她的好友查出她的真实身份。并不繁杂的一个案子。为什么迟迟不见结果。我真怀疑你们的能力?

  不好意思,我才发现用手机客户端是可以回复的,不知道你能否看到。你的追问我在评论中都回复了,你自己看吧。

  最后说几句。不要觉得就你聪明,别人都愚蠢。20万的诈骗案在任何地方都是大案,如果能办下来对公安好处是很多的,能办人家怎么可能不办。问题在于,电信诈骗的特殊性和复杂性是客观存在的现阶段的技术能力还无法克服。另外,试想一个能骗了你20万的罪犯,能愚蠢到给你留下那么明显的个人信息吗,你这是在侮辱你自己的智商吗?

  公安机关报案是讲证据的。按照你的套路,就算抓到人,也无法证明就是作案人。打个比方,我盗了你的微信账号信息去作案,你认为按照你的套路警察是能查到你还是查到我?

  当然,我也可能确实没有经验,真的是拿自己的微信去作案,但只要无法排除我的微信被人盗用的可能,仅凭微信就不可能定我的罪,这就是疑罪从无。所以,我再给你强调一遍,银行取款监控才是核心证据!